羅謹文

歡迎蒞臨玲瓏館(鞠躬
我是館長羅謹文,雖然時常挖坑和發些毫無頭緒的字眼,但還是會好好管理這裡的(笑

新書入館-待續

「我還活著啊!
我還活著啊!
我還需要它!
我還⋯⋯

我還.....什麼?」-“自言自語“第七章

「好了?」白沙輕拍手上的書籍,綿蟲與史萊姆們聚集在她周圍,爭食著四處飛散的灰塵。

「嗯⋯不過,這次文章風格跟內容和前幾張有些差異。」謹文整理手中的紙張,確定沒有排列錯誤後將其收入裝著其他章節的盒子中,並且上鎖。

原本只是單純收在抽屜內,但有次半夜跑出來遊蕩並引起全館書籍騷動後,謹文就特別準備一個能上鎖的盒子來收集。

「本質相同不是?」白沙用手背輕輕推開綿蟲,跨過腳邊擠成一堆的史萊姆,把書用有些重的力道放到櫃檯上後,直接鑽回後方的窩蜷縮成一團。

她不喜歡『那個』。

『那個』還不是書,謹文為了好稱呼幫『那個』取了“自言自...

 

岸邊垂死掙扎的魚,是我。
我眼中的求生,
不過他而言不過是徒勞無功。
他俯首撥弄我耳旁的秀髮,
艷紅如血的唇無聲低語
「什麼呢?你在說什麼呢?」
我聽不清楚。
除了鼓動的魚鰓,
一切都停止了。
思緒、
肢體、
為了掙扎而驅動的一切,
除了鼓動的魚鰓,
除了生理機能,
除了呼吸。
他纖細且冰冷的手指,輕壓著我仍在起伏的咽喉。
告訴我:
「不需要了。」

我還活著啊!
我還活著啊!
我還需要它!
我還⋯⋯

我還.....什麼?

 

休息時的工作_修補書籍

“捨棄了尾巴的人魚,就如同捨棄了自尊。“
“沒有了自己,在掌聲中的不過是追求理想的空殼。“
“站在巫婆面前的人魚公主無聲地哭泣著。“
“失去了尾巴、失去了聲音,痛苦不堪的她許下最後一個願望。“
“我願用記憶來換取平靜,用美貌換取生命的安寧⋯⋯“

「真是愚蠢。」
白沙闔上手中的『海星人魚』,對著這本改編的故事投下非常簡略的評價。
「好看嗎?」
羅謹文抱著兩本封面長的相似,色彩卻對立的書本回到櫃台。
他看著像隻過冬的貓縮在椅子上的白沙,嘴邊輕淺的笑意不變。
而白沙只是搖頭,將書放回桌面。
「也是,對妳來說這本書太無聊點。」
謹文撫摸書面,書在他的手下抖動著,發出了混合在潮汐中微弱的哭泣聲。
「不是無聊⋯覺得,很蠢。」
白沙再...

 

『圖書館世界觀設定』

「螺旋館」圖書館世界之名
是極高且極為廣大的塔,內部有些昏暗,佈滿了看不見頂端的木製書架,書架間交織著錯綜複雜的樓梯,散佈著或大或小的平台。
書架上懸掛著油燈,裡頭是名為「界」的燈火。
平台上放置著各種桌椅、沙發、毯子、抱枕,還有大型玩偶。
出入口與櫃檯在底層,頂層是「綿蟲」的窩,只有館長能進入。
不過內部的裝潢因為書本變得多樣化,也很吵雜。
若找到書後位置過高,可以直接跳下樓梯,會緩慢落下到底層,也可能有書願意載你一程。
當然,也可以用自己的翅膀飛下去,但有機率會跟書本撞車。

進館需先登記並領取油燈。
借書量滿一罐星星可以拿回家,會變成金平糖。
如果尋找的書太難拿,可以照找館長拿取百合引誘書本。

『圖書館的居民』...

{ 2017-01-10 /1 }
 

© 羅謹文 | Powered by LOFTER